现代京剧《龙江颂》唱词剧本文本

现代京剧龙江颂唱词剧本文本

人物表

江水英——龙江大队党支部书记。
阿坚伯——龙江大队第四生产小队队长,党支部委员。
阿 莲——龙江大队团支部书记。
李志田——龙江大队队长,党支部委员。
阿 更——龙江大队第八生产小队队长。
宝 成——龙江大队社员。
常 富——龙江大队社员,富裕中农,宝成之父。
龙江大队男社员甲、乙、丙;女社员甲、乙。
龙江大队社员苦干人。
盼水妈——后山公社老贫农。
小 红——盼水妈的孙女。
后山民工甲。
后山社员若干人。
解放军甲、乙。
解放军若干人。
粮站管理员。
黄国忠——暗藏在龙江大队的阶级敌人。
第一场 承担重任

[一九六三年春,一个早晨。
[东南沿海,某人民公社龙江大队堤外田头。远处九龙江碧波滚滚,屹立
着公字闸的江堤上有“人民公社好”五个大字。近处一片油绿的麦田,
呈现丰收在望的景象。
众社员 (内齐唱)【西皮原板】
总路线放光芒照耀龙江,
大跃进战歌昂响彻四方。
[幕启:阿更和男女社员紧张劳动,热火朝天。
女社员 (接唱)
人民公社似旭日蒸蒸向上,
众社员 (接唱)
为革命来种田奋发图强。
[众社员下。
[李志田上。
李志田 阿更!
阿 更 大队长,你看这堤外三百亩,绿油油的一片,麦秆粗,麦叶宽,长势多好
啊!
李志田 是呀。阿更,你们八小队施了多少穗肥了?
阿 更 每亩五斤。
李志田 才五斤?阿坚伯他们四小队每亩都施了十斤了。
阿 更 十斤?
[阿莲上。
李志田 有收无收在于水,多收少收在于肥。咱大队要夺高产红旗,就靠你们两个
小队在这三百亩上打先锋了。
阿 更 好,豁上老本,每亩再加五斤。这高产红旗咱夺定了。
阿 莲 哥哥,水英姐去开抗旱会的时候,说的什么,你忘了?
阿 更 要抓紧春耕。
阿 莲 还要支援旱区。咱们这个地区可有三个多月没下雨了。
阿 更 没下雨怕什么?咱们靠近九龙江,怕涝不怕旱,大旱年照样大丰收。
阿 莲 那旱区呢?
阿 更 咱们多施肥,多打粮,就是对旱区最大的支援。
李志田 这还不够,咱们还要用物资去支援。


[阿坚伯、宝成上。
阿坚伯 志田!
李志田 阿坚伯,旧水车修好了吗?
阿坚伯 都修好了。
阿 更 哎,咱们现在都用抽水机了,还修那些旧水车干吗?
阿坚伯 你不知道水英的意思呀!
(唱)【西皮摇板】
当前抗旱任务重,
抓紧农时不放松。
旧水车修好自己用,……
阿 更 那抽水机呢?
阿坚伯 (接唱)
抽水机支援旱区阶级弟兄。
阿 莲 水英姐想得可真周到啊!
李志田 是呀。支援旱区的事儿,等水英回来再说。咱们抓紧施肥!
众 好。
[李志田、阿坚伯、阿莲、阿更等下。
[宝成欲下,常富追上。
常 富 (拉住宝成)宝成,走,跟我到自留地施肥去。
宝 成 我正忙着给队里施肥呢!
常 富 你不会干完了自己的再给队里干?
宝 成 (反感地)爹,要关心集体!
[宝成急下。二社员挑肥上。
常 富 嗐,这哪儿象我的儿子!
二社员 (讽刺地)哈哈哈!(下)
[常富尴尬地下。
江水英 (内唱)【西皮导板】
接重任乘东风急回村上!
[江水英撑船上,登岸,“亮相”。
江水英 【回龙】
面对这波浪翻滚的九龙江,岂能让旱区缺水禾苗黄。(放篙)
【原板】
党决定堵江送水奇迹创,
齐动员全力以赴救旱荒。
在眼前有一场公私交锋仗,
战斗中人换思想地换装。
[阿莲上。
阿 莲 咦,水英姐!
江水英 阿莲。
阿 莲 (向内喊)哎——,水英姐回来喽!
[李志田、阿坚伯、宝成等上。
众 水英!
阿坚伯 水英啊,抗旱会怎么开得这样长啊?
李志田 是呀,把大伙都等急了。
江水英 会议之后,县委又组织我们到旱区看了一下。
阿坚伯 哦,你快说说旱区情况。
阿 莲 让水英姐喝口水再说嘛!
江水英 慢。我带来一样东西,大家来尝尝。
[江水英取出水壶。众分拿茶杯,江水英倒水。
阿坚伯 (喝了一口)哎呀,好苦啊!
李志田 (猛喝一口,随即吐出)噗!噗!嗬,又苦又涩!这是……
江水英 这是从旱区井底打出来的水!
众 (惊愕)啊!
阿坚伯 (沉重地)旱得这么厉害!
江水英 是百年未遇的特大干旱!
众 (急切地)怎么办?
阿坚伯
我们赶快去支援。
阿 莲
江水英 用什么支援呢?
阿坚伯 抽水机都准备好了!
江水英 河塘干枯,已无水可抽了!
李志田 那就赶快派人去帮助打井!
江水英 小水大渴,也无济于事了!
众 那我们用什么去支援呢?
江水英 水!
众 水?
江水英 (唱)【西皮散板】
九龙江有水能救旱。
李志田 水英,(拿水桶作比)九龙江地势低,旱区地势高,这水怎么能上去呢?
江水英 咱们提高水位!
众 提高水位?
江水英 对。
李志田 怎么提高?
江水英 堵江。
众 好办法呀!
李志田 在哪儿堵江?
江水英 就在这儿!
李志田 在这儿?
江水英 对。就在这儿,筑起一条拦江大坝。
众 拦江大坝?
江水英 挡住上游水流。
众 挡住上游水流?
江水英 逼着江水改道,流进这公字闸门,顺着九湾河,把水(提起水桶)送到旱
区!
(接唱)
解救那九万亩受旱良田。
[众良久无语,各有所思。江水英观察大家情绪,走向李志田。
江水英 志田,你看呢?
李志田 在这堤外堵江,水位提高,流到旱区,可咱们三百亩这么好的庄稼不是全
淹了吗?!
江水英 俗话说,甘蔗没有两头甜,我们应当作出必要的牺牲!
李志田 这群众工作怎么做呀!
江水英 关键在咱干部。
阿坚伯 (考虑已定)县委已经决定了,咱们就应当坚决执行!
李志田 ……
江水英 等会儿咱们开个支委会,重新学习党的八届十中全会公报,统一思想。
李志田 (勉强地)好吧。
阿 莲 水英姐,我们团支部也讨论一下吧?
江水英 好。咱们分头通知。
[江水英、阿坚伯、阿莲、宝成等下。
[李志田望着三百亩,走过去拔起一把绿麦,沉重地凝思。
[阿更挑化肥上。
阿 更 (满怀喜悦地)快快快,加油干!
李志田 别干了!
阿 更 为什么别干了?
李志田 叫你别干就别干嘛!
阿 更 嘿?刚才你还说加五斤,加五斤,可现在……
李志田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
阿 更 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志田 要在这堤外堵江救旱!
阿 更 (大惊)啊?这三百亩不是全完了吗?
李志田 那还不完!
阿 更 那我们八小队怎么办?这关系到夏熟分配,早季插秧,还有小队的红
旗,……
李志田 大队红旗都保不住了,还提什么小队红旗!
阿 更 这可是快到手的十几万斤粮食啊!大队长,你不能不管哪!
李志田 我?(烦躁地)嗐!(欲走)
阿 更 大队长!大队长!
李志田 (转身)别说了,县委决定,咱就执行!
——幕闭
第二场 丢卒保车

[当天晚上。
[李志田家门口,门框上贴着对联:“翻身不忘共产党”“幸福全靠毛主
席”。门前场地上有一张小竹桌,上有饭菜,旁有竹椅两把。
[幕启:李志田眺望麦田。
李志田 (唱)【二黄摇板】
眼望着堤外的庄稼茁壮茂盛,
麦浪起伏我的心翻腾。
支委会讨论了堵江决定,
三百亩将被淹叫人心疼。
[常富匆匆上。
常 富 大队长,听说要在咱们这儿堵江,是真的吗?
李志田 (气粗地)还能假?马上要开动员大会了!
常 富 那你同意了?
李志田 这是县委的决定1
常 富 完了,那堤外还有我的自留地!
李志田 哎呀,大家都为集体操心,可你净顾那块自留地!
常 富 我那自留地上种的都是麦子呀!
李志田 你的麦子,大队补给你!
[黄国忠上。
常 富 我那是高产田哪!十赔九不足!
李志田 你……
常 富 (向黄国忠)黄国忠,你说说……
黄国忠 好了,好了。常富哥,大队长为了堵江的事,伤透了脑筋,别再给他添麻
烦啦!
[黄国忠推开常富。常富下。
黄国忠 哼,他就是自私自利!大队长,堵江什么时候开工?
李志田 (不甚在意地)今晚动员,马上就开工。
黄国忠 好,堵江救旱就是好!……唉!要是没有虎头岩挡道那就更好了!
李志田 (注意地)什么,虎头岩?
[江水英上。
黄国忠 你不知道,后山有座虎头岩。当地人说,虎头虎头使人愁,山高坡陡水断
流。这水根本流不过去!
李志田 流不过去?
黄国忠 是啊,这样恐怕三百亩就白淹啦!
李志田 ……
江水英 烧窑师傅,你对后山很熟悉呀!
黄国忠 (一惊,忙掩饰地)不,我也是听别人说的,是有个虎头岩。
江水英 这个问题抗旱会讨论过了。
李志田 怎么解决?
江水英 县委作了部署,咱们这儿堵江,后山动工打通虎头岩。
黄国忠 那好,那好!你们忙吧,我去准备准备,明天参加堵江!(下)
江水英 志田,还没吃饭哪?大嫂呢?
李志田 开会去了。
江水英 快吃饭吧。
李志田 这时候吃也不香。(恳切地)水英,咱们是不是把困难向县委反映一下?
江水英 (微笑地)咱龙江大队可从来没把困难上交过呀!
李志田 ……(坐下)
江水英 你这个炮筒子,今天在支委会上怎么闷起来了?
李志田 我……
江水英 我真担心,要是咱们心里有疙瘩,怎么能带头打好这一仗?!
李志田 你想,这一堵江,淹了三百亩这么好的庄稼。虽然县委给咱们补助,可是
补不了我的高产指标,补不了我的超产分红,补不了我的晚季损失,补不
了我的……
江水英 问题就在这儿,你怎么净想我的,我的。
李志田 我的?我说的都是集体的。
江水英 不错,是集体的,可这是个小集体,仅仅是一个点!
李志田 一个点?
江水英 在抗旱这盘棋上,它只是个卒子。
李志田 卒子?好大的卒子,三百亩哇!我的支部书记!
江水英 志田,咱们应该从全局着眼哪!好比你们下棋,为了顾全大局,有时就不
得不丢掉某一个子,你不是常说“丢卒保车”吗?
李志田 这是种田,又不是下棋。
江水英 淹掉多少,解救多少,你应该懂得算账。
李志田 我又不是会计。
江水英 这个道理你应该懂得。
李志田 我懂,我懂得小麦被水淹了就没有收成,我懂得大田被水冲了肥料就会流
失,土质受到影响,修整需要劳力,晚季生产受损。这一切,你都想过没
有?
江水英 (意味深长地)这大田是咱们亲手开,这庄稼是咱们亲手栽,怎么能不想
啊!
(唱)【二黄原板】
几年前这堤外荒滩一片,
是咱们用双手开成良田。
冒冬雪迎春寒长年苦战,
才使这荒滩变成米粮川。
李志田 (接唱)
为垦荒咱流过多少血和汗,
为垦荒咱度过多少暑和寒。
开拓出肥田沃土连年得高产,
难道你竟忍心一朝被水淹?
江水英 (接唱)
你只想三百亩夺取高产,
却不疼九万亩受灾良田。
那九万亩,多少人流过多少血和汗?
那九万亩,多少人度过多少暑和寒?
咱怎能听任江水空流去,
忍受那似火的旱情在蔓延?
一花独放红一点,
【散板】
百花盛开春满园。
【垛板】
在今日牺牲一块高产片,
可赢得那后山,九万良田,得水浇灌,
滔浪随风卷,大旱年变成丰收年。
李志田 (有所触动)按理说是应该丢……(一想)那就丢吧!
江水英 不!
李志田 怎么?
江水英 一方面是要丢卒保车,另一方面咱们还要自力更生,想办法尽量补回损失。
李志田 补回?怎么补?
江水英 我反复考虑过,是不是有这样的可能:堵江后咱们把力量扑在堤内三千亩
上,努力提高亩产量,把堤外的损失从堤内补回来。
李志田 (兴奋地)什么,什么,你再说一遍。
江水英 堤外损失堤内补!
李志田 堤外损失堤内补?
江水英 如果,咱们再把副业抓紧,……
李志田 那就是农业损失副业补?
[江水英点头示意。
李志田 哎,有道理!这么说,堵江没问题了。
江水英 没问题?志田,咱们堵江救旱,敌人一定怕得要死,恨得要命,想方设法
进行破坏。咱们要遵照毛主席的教导:“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李志田 是啊。一定把四类分子管得老老实实的!
江水英 还要注意暗藏的敌人!
李志田 对!(欲走)
江水英 到哪儿去?
李志田 找阿更布置任务。
江水英 你先完成这个任务。
李志田 什么任务?
江水英 吃——饭!
李志田 哈哈哈!
江水英(一摸饭碗)哟,饭凉了,我给你热热去。(端碗下)
[阿更上。
阿 更 大队长!支委会怎么讨论的?
李志田 (率直地)那还用问,坚决堵江!
阿 更 那我们小队的损失……
李志田 给你们补助嘛!
阿 更 补助?我们小队是高产片!
李志田 嗐,你怎么老想你那一个点。
阿 更 一个点?那么大一片哪!
李志田 在抗旱这盘棋上,它只是个卒子。
阿 更 卒子?
李志田 嗯,比如咱们下棋,为了取胜,有时就不得不丢掉某一个子。这叫什么你
知道吗?
阿 更 什么?
李志田 这叫“丢卒保车”!
阿 更 丢卒保车?
李志田 通了吧?
阿 更 没通。
李志田 直通通的转不过弯来,堤外损失就不能想办法从堤内补回来?
阿 更 堤内补,我们小队没事干。
李志田 你不会来一个农业损失副业补?
阿 更 什么,副业补?什么副业?
李志田 烧窑。
阿 更 (大悟)哎,有道理!烧一窑砖就是两千块钱哪。这个任务交给我们吧!
李志田 行,你马上组织劳力上山砍柴,准备开窑烧砖!
阿 更 好,这一下保证补回损失!(兴奋地下)
[阿坚伯、阿莲、宝成、男社员甲和众社员内喊:“水英!”上。
[江水英自屋里出。
阿坚伯 我们贫下中农学了毛主席著作,大伙都说,淹三百,救九万,……
众 我们干!
阿 莲 我们共青团员学了毛主席著作;组织了青年突击队,众冲上堵江第一线!
阿坚伯 大伙还想了好些补救办法。
李志田 什么办法?
阿坚伯 堤外损失堤内补!
阿 莲 农业损失副业补!
男社员甲 早季损失晚季补!
宝 成 小麦损失杂粮补!
众 一定能补回来!
江水英 对。人民公社力量大,定叫低水……
众 上高山!
[“亮相”。
——幕闭
第三场 会战龙江

[堵江几天后的一个下午。
[工地一角,红旗招展。宣传牌上贴着决心书。
[幕启:民工们抬石运土,人来车往。
[男社员甲挑茶水桶上,端着茶杯,招呼大家喝水。
男社员甲 哎——,大伙喝口水再干吧!(向另一社员)喝口水吧!
[众不肯歇,继续劳动,下。
男社员甲 阿莲,歇会儿。
阿 莲 今晚大坝就要合龙了,谁歇得下来!
男社员甲 (拉住阿莲)不休息还行?你是团支部书记,就带个头吧!(递茶杯给
阿莲)
阿 莲 同志,喝口水。
民工甲 谢谢你,不喝了。
阿 莲 你们从早晨一直干到现在,连口水都不肯喝,叫我们真过意不去。
民工甲 龙江大队为我们旱区堵江淹田,水英同志又带着你们起早摸黑地猛干,还
关心我们的生活,叫我们说什么好呢?
[二解放军抬大石块上。
阿 莲 可别这么说,三年前我们这儿发大水,也幸亏你们后山公社来帮助。
解放军甲 山前山后贫下中农心连心哪!
民工甲 解放军同志,歇会儿吧。
阿 莲 解放军给我们作了好榜样,我们两处受灾,你们都来支援。
民工甲 是啊,哪里有困难你们就赶到哪里。
解放军甲 咱们军民一家嘛!我们做得很不够。
[二社员上,阿莲示意他们把解放军抬的大石快悄悄抬走。
解放军甲 (急喊)哎,同志,同志……
阿 莲 (拦住,递杯,风趣地)咱们军民一家嘛!
[解放军乙乘阿莲不备,把阿莲的车子推走。
阿 莲 (急喊)哎,同志,同志……
解放军甲 (拦住,递杯)咱们军民一家嘛!哈哈哈!(跑下)
[民工甲从另一方向下。男社员甲挑茶桶下。
阿 莲 (无比激动)
(唱)【西皮快二六】
九龙江上摆战场。
相互支援情谊长。
抬头望,十里长堤人来往,
斗地战天志气昂。
我立志学英雄,重担挑肩上,
脚跟站田头,心向红太阳。
争做时代的新闯将,
争做时代的新闯将,
让青春焕发出革命光芒。
[阿坚伯扛工具上。
阿坚伯 阿莲。
阿 莲 阿坚伯,合龙的工具都修好了?真快呀!
阿坚伯 今儿晚上大坝就要合龙,准备工作越快越好哇!
阿 莲 来,我把它扛到合龙口去。
阿坚伯 哎,我来,我来。
[阿坚伯、阿莲争扛工具。
[李志田拿扁担上。
李志田 阿坚伯!
阿坚伯 嗳!
[阿莲抢扛工具下。
李志田 大坝就要合龙了。你们小队烧窑的柴草准备好了吗?
阿坚伯 都准备好了。
李志田 堤外淹了三百亩,这烧窑补救的任务可就全靠您和
阿 更 两个小队了。
阿坚伯 没问题,合龙以后我们就开窑烧砖。
李志田 (喜笑颜开地)好哇!
[宝成内喊:“大队长!”与社员乙急上。
宝 成 大队长,坝上出事了!
[黄国忠和二社员闻声上。
李志田
什么事?
阿坚伯
宝 成 出现了塌方!
阿坚伯 塌方多少?
宝 成 有好几丈宽!
李志田 水英知道吗?
宝 成 正在坝上组织抢救。
阿坚伯 怎么抢救?
宝 成 急需大批柴草!
李志田 那得多少柴草啊!
阿坚伯 要赶紧想办法。
宝 成 指挥部正在采取紧急措施,向兄弟社队调运。
阿坚伯 只怕远水救不了近火!
李志田 那怎么办?
宝 成 水英同志要大队长到坝上商量。
李志田 走!
[李志田、宝成、社员乙等下。
[阿坚伯焦灼地望着大坝。
黄国忠 (阴险地)急需大批柴草?(顿生毒计)哼!(溜下)
阿坚伯 (心急如焚)塌方要不赶快止住,大坝就不能按时合龙。怎么办?
(唱)【西皮快原板】
合龙前竟发生突然故障,
缺柴草难抢险怎救旱荒?
眼看着拦水坝横跨江上,
岂能够一旦间毁于塌方。
【快板】
速回村把我队烧窑的柴草让,
为革命再大的牺牲也要承当!
[阿莲、宝成与众社员奔上。
阿 莲 阿坚伯!
阿坚伯 哎,坝上怎么样?
阿 莲 水英姐和大队长决定马上调我们两个小队的柴草救急。
阿坚伯 好!你到八队找阿更,我回四队搬柴草。
阿 莲 同志们,走!
[众欲行。
宝 成 (突然发现远处烟起)哎,你们看,那窑上滚滚的浓烟!
阿 莲 阿更他们怎么提前起火烧窑了?
宝 成 不好!
众 怎么办?
阿坚伯 阿莲!
(唱)【西皮快板】
抢救塌方不容缓,
你们快快去找阿更谈,
轻重缓急须分辨,
起火也应把柴搬!
[阿坚伯与阿莲等分头“亮相”。
[切光。
——幕急闭
第四场 窑场斗争

[紧接前场,黄昏。
[山坡上,窑场一角。
[幕启:黄国忠从窑对面夹两大捆柴草上。
黄国忠 (向窑内喊)哎——,再加把劲、把火烧得越旺越好!(狰狞地)哼!我
从后山跳到龙江村,隐藏了十几年,憋得我实在喘不过气来。堵江救旱要
叫你们得到好处,休想!
阿 莲 (内喊)同志们,快走啊!
[黄国忠急忙进窑。
[阿莲上。
阿 莲 同志们,快到那边搬柴草。我去找阿更。
[众社员飞速过场。
[常富从窑内出。
常 富 阿莲,坝上那么忙,你们来干什么?
阿 莲 搬柴草。
常 富 哎呀,我们人手够了,你们来帮忙,以后工分也不好算哪!
[阿更、黄国忠从窑内出。
阿 莲 什么工分?大坝塌方了!
阿 更 啊,塌方?你们不赶快去抢救,跑到这儿来干吗?
阿 莲 搬柴草抢救塌方。
阿 更 窑上已经起火了。
阿 莲 你们怎么提前起火了?
阿 更 早点起火,早得补救嘛!
阿 莲 哥哥!
(唱)西皮快流水】
大坝合龙在今晚,
突然塌方添困难。
眼下柴草是关键,
急等我队去支援。
阿 更 不行!
(接唱)
为堵江我队淹了高产片,
不能再来把柴搬。
阿 莲 (接唱)
就要搬!你不想大坝缺柴难抢险?
阿 更 (接唱)
不能搬,你不见窑上已经起了火,
黄国忠 (接唱)
停火就毁了这窑砖!
阿 莲 (接唱)
就要搬!应当停火把柴草献!
阿 更 (接唱)
不能搬!小队损失又增大,
黄国忠 (接唱)
严重后果谁承担?
阿 莲 (接唱)
为救旱就该挺身挑重担,
抢险不能再拖延。
搬!
[阿更夺下阿莲手中柴草,常富接过,进窑。
[众社员搬柴上。
阿 更 (急阻)不许搬!
[江水英,立于坡上观察动静。
黄国忠 阿更队长,这一窑砖可是两千块钱哪!
阿 更 烧!
黄国忠 对。(向窑内喊)烧!
[黄国忠欲去添火。
江水英 停下来!
黄国忠 (一惊)啊!
[江水英严峻地走下坡来。
[李志田上。几个社员从窑内出。
黄国忠 (挑动地)现在停火,一窑砖就要全部报废!…
江水英 现在多烧一捆柴,大坝就要多加一分危险!
李志田 (向阿更)你们早不起火,晚不起火,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起火!
阿 更 早不塌方,晚不塌方,谁知道偏偏这个时候塌方!
江水英 阿更,人们原先说合龙后烧窑,为什么提前起火呢?
阿 更 群众有这个建议,我也同意。
江水英 谁建议的?
阿 更 是……(看了黄国忠一眼)
黄国忠 (抢过话头)是大伙儿提的。
[江水英警觉地注视黄国忠。
黄国忠 (掩饰地)咱们损失太大了,想早点儿补回来嘛!
阿 更 水英同志,既然起了火就不能停。
黄国忠 对呀!
江水英 (斩钉截铁地)不对!(转向阿更)阿更,你想,如果没有柴草,怎么抢
救塌方?抢救不了塌方,大坝靠怎么合龙,不能合龙送水,怎么完成党交
给我们的救旱任务?
阿 莲
(气愤地)是嘛!
宝 成
江水英 同志们,为了保证今晚及时合龙,马上停火搬柴!
阿 莲 等对,停火搬柴!
[阿莲、宝成带领众社员搬柴草下。
黄国忠 (见风转舵地)对,停火!停火!(进窑)
阿 更 (向李志田)我想不通,淹了田,又丢了砖,损失这么大,我们小队怎么
办?
李志田 你……
阿 更 我管不了啦!
[阿更扭身就走,正遇小红背着几对畚箕上。
小 红 (气喘吁吁地对阿更)叔叔,这儿是龙江大队吗?
阿 更 是呀。
小 红 (兴奋地)我叫小红,从后山来的。
江水英 (急忙走向小红)从后山来的?
小 红 (擦汗)嗯。
江水英 (扶小红坐于树墩上)小红,来,歇会儿,(从一社员手中接过水壶,倒
了一杯水)喝口水。
小 红 (接过,喝了一口)哎呀,这龙江水真甜哪!
江水英 (递水壶)那你就多喝点。
[小红接水壶,欲再喝,杯到嘴边又停住,把水倒回壶内。
江水英 怎么不喝了?
小 红 我奶奶说,一碗水也能救活几棵秧苗。
[众人感动。
江水英 (感慨地)也能救活几棵秧苗!小红,你奶奶……
小 红 大伙叫她盼水妈。
江水英 盼——水——妈!
小 红 阿姨,在旧社会有一年遇到大旱,我奶奶因为盼水,把眼睛都盼瞎了。解
放后,是毛主席派来的医生给她治好了眼睛。这回,听说堵江送水,她可
高兴啦!忙着上山砍竹子,回到家。一个劲儿地编哪,编哪,连夜赶编了
这几对畚箕,天还没亮,就催我快呀,快呀,快把畚箕送到龙江大队!
江水英(接过畚箕,异常激动)它,寄托着多么深厚的情意,多么殷切的期望啊!
(唱)【西皮小导板】
见畚箕似见亲人在盼水,
【慢二六】
九万良田旱情危。
见畚箕千丝万篾情可贵,
后山人抗旱的意志不可摧。
咱们想一想,提前烧窑对不对?
要警惕阴暗角落逆风吹。
虽然是停火搬柴砖报废,
大坝上危险局面得挽回。
阿 更 (内疚地)对呀!
江水英 (唱)【西皮快板】
喝令九龙东流水,
快向后山展翅飞。
端起龙江化春雨
洒遍灾区解旱围。
众 (接唱)
喝令九龙东流水,
快向后山展翅飞。
端起龙江化春雨,
洒遍灾区解旱围。
江水英 (接唱)
鼓励干劲千百倍,
合龙口上振雄威!
[众“亮相”。
——幕闭

 

第五场 抢险合龙

[当天夜晚。
[江堤旁。工棚对面矗立着高大的施工架,上挂写着“人定胜天”的红布
标语。照明灯光划破夜空。
[幕启:众社员搬运竹桩过场。
[阿 莲 、阿 更 与众社员上,擦汗掸土。
[李志田扛桩木槌自另一方向上。
阿 更 大队长,柴草运到,塌方总算止住了。
李志田 好哇!今晚咱们全都参加堵江,早点儿合上龙,早点从三千亩上补回损失。
阿 更 嗳。
[一阵江风掠过。
李志田 好大的风啊!
阿 莲 水英姐说,后半夜风力可能还要增大。
众 还要增大?
[江风趋强。
男社员甲 合龙口越是缩小,水流越急。要是风力再增大,合龙更困难啦!
李志田 如果不能按时合龙,风急浪高,冲垮大坝,几天来民工的劳动可全都白费
了!
阿 更 三百亩好庄稼也就白淹啦!
阿 莲 更重要的是抗旱计划全都落空了!
李志田 看来这是场硬仗啊!
阿 莲 再硬的仗也要打胜!
李志田 走,到合龙口看看去!
[众下。
[江风更紧,浪声喧鸣。
江水英 (内唱)【二黄导板】
听惊涛拍堤岸心潮(提马灯持铁锹上)激荡!
【回龙】
夜巡堤,披星光,
但只见,工地上,人来车往,灯火辉煌,
同志们斗志昂扬,准备着奋战一场。
【慢板】
九龙水奔腾急千年流淌,
看今朝英雄们截流拦江。
【快三眼】
站堤上想旱区心驰神往,
恨不能九万亩稻谷飘香。
堵江来出现的可疑迹象,
一件件细分析事非寻常。
【原板】
黄国忠怎熟悉后山情况?
出主意烧柴草是何心肠?
今夜晚合龙口关键一仗,
风浪要征服,
暗礁尤须防。
风浪要征服,
暗礁尤须防。
望北京更使我增添力量,
【二六】
革命豪情盈胸膛。
纵然有千难万险来阻挡,
为革命,挺身闯,心如铁,志如钢,定叫这巍巍大坝锁龙江!
[阿更内喊:“水英同志!”持折断竹桩奔上。
阿 更 大风骤起,合龙口水急浪高,打桩遇到困难,竹桩折断,正在打木桩抢救!
江水英 只怕木桩也难打呀!合龙口坝身逐渐靠拢,如果打桩不成,大坝就有冲垮
的危险!
[江水英急登高处,望向合龙口。
江水英 (果断地)紧急集合!
阿 更 (向内喊)紧急集合!
[众社员、解放军上。
阿 莲 突击队全部到齐!
解放军甲 驻军三排前来报到!
江水英 同志们!打桩遇到困难,情况紧急。咱们要发扬勇敢战斗的精神,想尽一
切办法,保证打桩!
众 坚决完成任务!
[阿坚伯内喊:“水英!”与李志田急上。
阿坚伯 风浪越来越大,木桩打不下去!
[众议论。
江水英 (登上高处)同志们!现在只有跳入水中,用身体挡住激流,帮助打桩!
众 好!
江水英 (再登高一层)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中国人死都不怕,还怕困难
么?
众 我们什么都不怕!
阿坚伯 (挺身而出)我们是共产党员——
李志田等 我们去!
解放军甲 (挺身而出)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
众解放军 我们去!
阿 莲 我们是共青团员——
阿 更 我们是贫下中农——
众社员 我们去!
江水英 抢险合龙筑大坝,舍己为人掏红心!
众 舍己为人掏红心!
江水英 走!
[众奔赴合龙口。
[暗转。
[变景:合龙口,风啸浪涌。
[后山民工们打桩。木桩被冲走了。
[江水英率众上。江水英果敢地带头跳入水中,众随之跳下,与浪搏斗,
筑成人墙。堵住合龙口。
江水英 “下定决心,
众 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众志成城,气壮山河,“亮相”。
——幕徐闭
第六场 出外支援

[合龙几天后的一天拂晓。
[龙江大队村头路口。远处,江水从公字闸流进九湾河。河堤内,绿秧如
茵。路旁是江水英的住宅。门上贴着对联:“听毛主席话”“跟共产党
走”。门楣挂有“光荣人家”的横牌,门前空地上有作桌凳用的石块若
干。屋旁一丛翠绿的新竹,生气勃勃,对面高大挺立的樟树,枝叶茂盛。
[幕徐启:远处传来鸡啼声。阿坚伯端砂锅上。
阿坚伯 (唱)【西皮摇板】
堵江后水英带病昼夜苦干,
【流水】
我老伴见她消瘦心不安。
送鸡汤但愿水英早日康健,
水英,水英,在睡呢!
【散板】
为让她多休息我守在门前。(将砂锅放于石桌上)
常 富 (边喊边上)水英,水英!
阿坚伯 (上前急阻,小声地)哎!你别嚷嚷。
常 富 怎么了?
阿坚伯 水英在睡觉。
常 富 我有急事儿嘛!
阿坚伯 轻点儿,让她多歇会儿吧!
常 富 (焦躁地)哎呀!我找大队长,大队长上山砍柴两天了;我找支部书记,
支部书记在家睡大觉,那我的事到底还有没有人管?
阿坚伯 你到底有什么事?
常 富 他阿坚伯,你看,为了给旱区送水,这堤外江水越涨越高,要是漫上岸来,
我家的房子地势低,那就非淹不可!支部书记管不管哪?!
阿坚伯 什么?你说你家地势低,水英家比你要低得多。可人家全不顾这些,一心
一意为集体。你呀,你快回去吧!
常 富 不行,我非找她解决不可!
阿坚伯 我不是告诉你,她在睡觉。
常 富 睡觉我也要找。
阿坚伯 你得为她想想。
常 富 她也得为我想想!
阿坚伯 你该讲点儿道理!
常 富 你别多管闲事!(大声嚷嚷)水英,水英!(径向屋内奔去)
阿坚伯 (拦住)哎,别把鸡汤碰翻!
常 富 什么?鸡汤?(揭开砂锅一看)好哇:难怪人家说:“有的干部胳臂往外
拐,好处自己揣,社员活遭灾!”
阿坚伯 这话是谁说的?
常 富 这你别管。
阿坚伯 你不说我也知道。
常 富 你知道也好,不知道也好,反正人家说得对。扔着社员不管,自己睡大觉,
喝鸡汤。这算什么书记!这算什么干部!
阿坚伯 (气极)住口!(又强抑怒火)你知道吗?人家水英为了关心社员生活,
为了减轻国家负担,带着病泡在秧田里,没日没夜地苦干。她,每天半夜
起身,为大家烧好茶水,修好农具;天天晚上,走东家,奔西宅,解决社
员困难,安排集体生产。几天来,眼熬红了,人累瘦了,可她一声不吭,
越干越猛。昨天差点晕倒田头,是大伙儿硬把她搀回家来。(越说越气)
可是你,竟然听信流言,出口伤人,只顾自己,不顾别人,自私自利,是
非不分,真是岂有此理!
(唱)【西皮二六】
自从大坝筑成后,
咱水英更加忙不休。
她带领群众苦战三千亩,
废寝忘食、抱病操劳夺丰收。
你整天自留地上来奔走,
她日夜大田插秧热汗流。
你只知伸手要补救,
她千方百计自力更生争上游。
你只怕江水淹到家门口。
她为筑坝带头跳水截江流。
【流水】
这样的好书记人人夸不够,
你思一思,想一想,你胡言乱语多荒谬,难道不害羞?!
常 富 什么?我不害羞?跟你说没有用,我还是要找支部书记。(边说边冲向屋
门)水英,水英!(推门欲入)
[从相反的方向传来江水英的声音:“嗳——!”
[常富愕然转身远望。
[曙光微露,布谷鸟鸣。
[江水英拿着外衣,上,擦汗。阿莲拿量水标尺、手电筒,与社员丙随上。
江水英 常富叔,您找我有什么事?
常 富 (尴尬地)呃,我……我没什么事。
阿坚伯 水英,你又是一夜没睡呀?!
阿 莲 她领着我们在九湾河里,查看水情,测量水位。
阿坚伯 (对江水英)看你,衣服都湿透了!…
江水英 (微笑着)没什么。阿坚伯,江水上涨比昨天还快。这样下去,万一漫进
堤来,五百亩秧田也要受淹。
阿坚伯 这事情可严重了!
江水英 我们马上组织劳力,加高河堤,坚持送水,保住大田。
阿坚伯 这个办法好哇!
江水英 我想,劳力可能紧张一些,但是依靠群众是完全可以解决的。走,咱们到
各队去看看。
[江水英欲走,忽然一阵晕眩。阿坚伯、阿莲急忙上前,扶江水英坐子石
凳上。
阿坚伯 (关切地)水英,怎么啦?
江水英 没什么。
阿坚伯 你快去休息吧!
江水英 阿坚伯,咱大队百十户人家千把双手,日夜苦战在田头,男男女女,老老
少少,劲往一处使,汗往一处流,想的是堤内大田创高产,盼的是三千亩
上夺丰收。在这个时候,我怎么能歇得下呢?!
阿坚伯 可你……
江水英 (对阿莲)咱们马上走!
阿坚伯 等等!(捧起砂锅,深情地)孩子,你太累了,先喝一口暖暖身子吧!
江水英 (一看鸡汤,感动异常)阿坚伯,您……
阿坚伯 快喝吧!
常 富 (颇受感动)喝吧!
[阿更内喊:“水英同志!”上。男社员甲、女社员甲等随上。
[江水英将砂锅放在石桌上。
阿 更 县委书记老高从后山打来电话,问这里的水位情况。我已经汇报了。
江水英 你有没有问老高同志,后山的虎头岩打通了吗?
阿 更 问过了,没打通。
江水英 还没打通?……(思考)
阿 更 因为劳力紧张,县委正向各公社抽调民工。
阿坚伯 有没有我们的任务?
阿 更 老高同志特别关照,我们队的劳力也很紧张,不要出民工了。
江水英 不行!这是领导对我们的照顾。可是虎头岩打不通,这儿水再多也送不到
后山。
阿坚伯 我们应该主动派劳力去支援!
江水英 而且越快越好!
阿坚伯
阿 莲 对!
社员丙
常 富 (对社员甲,嘀咕地)我们自己都顾不过来,还管那么远哪?
阿 更 (犹豫地)这……
男社员甲 这的确是个问题呀!
[众议论。
江水英 (环顾左右,思索片刻,亲切地)同志们来。
[晨曦辉映,春莺百啭。
江水英 (从外衣袋里取出毛主席著作)咱们一起学习《纪念白求恩》!
众 好!
[众依次簇拥在江水英身边。
江水英 “白求恩同志是加拿大共产党员,……为了帮助中国的抗日战争,……不
远万里,来到中国。……一个外国人,毫无利己的动机,把中国人民的解
放事业当作他自己的事业,这是什么精神?”
众 “这是共产主义的精神”!
江水英 (唱)【西皮原板】
手捧宝书满心暖,
一轮红日照胸间。
毫不利己破私念,
专门利人公在先。
有私念近在咫尺人隔远,
立公字遥距天涯心相连。
读宝书耳边如闻党召唤,
似战鼓催征人快马加鞭。
[彩云万朵,霞光四射。
[群情激昂。
阿 更 我们应该派人去支援!
众 对,应该去!
江水英 咱们合计一下,派人去后山,这样,队里人手少了,活儿可更重了,秧要
抢栽,堤要加高,这些都要好好安排。
阿 更 我们把窑上所有劳力都抽到大田来!
阿 莲 把看家的、上学的也都组织起来!
男社员甲 咱们苦干加巧干,一个顶俩!
阿坚伯 再把机械、耕牛重新调配,进一步挖掘潜力,一定能够抽出人手支援后山!
众 对!
阿 莲 水英姐,支援后山的任务交给我们青年突击队吧!
江水英 好,我和你们一起去!
阿坚伯 水英,你这几天身体不好,我去吧。
江水英 不,家里的担子也很重,随着江水不断上涨,斗争一定更加尖锐。(语重
心长地)阿坚伯,咱们都是支部委员,志田又不在家,您要多多操心了!
阿坚伯 你放心吧,再大的风浪我们也能顶得住!
江水英 (深切地点头)再见!(取衣,转身,扬手“亮相”)
——幕急闭
第七场 后山访旱

[距前场三天后,下午。
[虎头岩陡峭险峻,近处梯田层叠,远处山峦婉蜒。工地上红旗如画,一
派战天斗地的动人景象。
[幕启:后山民工甲立于岩畔,以旗语指挥爆破。
民工甲 (向岩下)大家注意喽,马上就要点炮啦!隐蔽!
[盼水妈臂挎外衣,提茶水桶上。桶上挂着一个水壶。
盼水妈 同志们,大家来喝水呀!
民工甲 哎,盼水妈,别过来,这边危险哪!(向岩下)准备——点炮!同志,快
上来!快!
[阿更、阿莲和江水英先后自岩下攀登上。
[盼水妈放下水桶,将衣盖于桶上。
[岩下轰然巨响。远处传来欢呼声。
众 好哇!
民工甲 (对江水英)两天的活叫你们一天干完!照这样,明天就能打通虎头岩啦!
[阿更、阿莲和民工甲兴奋地下。
盼水妈 (对江水英)同志,辛苦了!来,喝一口我从十里以外打来的水。
江水英 (接水)谢谢您。
盼水妈 这些重活都让你们抢先干完了,真是好样的!
江水英 老妈妈,路远坡陡,您这么大年纪,还来给我们送茶水……
盼水妈 嗐,这算得了什么。听说龙江水要到了,我这两天高兴得怎么也睡不着。
要是能在这虎头岩下,亲眼看看,亲口尝一尝那滚滚流来的龙江水,心里
该有多甜哪!
江水英 可是龙江水到现在还没流到你们这儿!
盼水妈 快了,快了。
江水英 您说来得及吗?
盼水妈 来得及。同志啊,有了人民公社,人心齐,力无比。来得及,来得及!
江水英 老妈妈,龙江大队送水的责任还没尽到啊!
盼水妈 (不大高兴地)什么,龙江大队还没尽到责任?同志,真是不挑担子不知
重啊!龙江大队为了送水,在自己家门口堵了江,淹了三百亩高产田。您
瞧,(边说边去拿水壶)他们支部书记江同志还给我送来了这壶风格水。
我一直舍不得喝,看一看就浑身是劲哪!
江水英 (激动地)您是盼水妈?
盼水妈 你?
江水英 我是龙江大队的。
盼水妈 你,你是江同志?
江水英 (亲切地)是啊!
盼木妈 水英!(激动地扑向江水英,双手紧握江水英的手臂)孩子!
(唱)【西皮摇板】
龙江兄弟情谊深,
【流水】
舍己为人风格新。
旱天送来及时雨,
点点滴滴在心。
江水英 (唱)【西皮慢二六】
公社播下及时雨,
点点滴滴是党恩,是党恩。
盼水妈 (拭泪)你说得好哇!
江水英 盼水妈,我正想找您。(边说边扶盼水妈一起坐于土墩上)
盼水妈 什么事?
江水英 跟您打听一个人。
盼水妈 谁?
江水英 解放前是你们这儿的人,叫黄国忠。
盼水妈 黄国忠?
江水英 根据我们初步调查,他过去的名字叫王国禄。
盼水妈 王国禄!(猛地起身)他,他在哪儿?
江水英 (站起)解放前夕他逃到龙江村去了。
盼水妈 这只披着人皮的豺狼!要是在解放前,遇到今年这样的特大旱灾,真不知
道有多少穷人要受他的压榨,遭他的毒手哇!
(唱)【二黄散板】
旧社会咱后山十年九旱,
要水更比
【慢板】
登天难。
我爹娘生下我取名叫盼水,
水未盼到我的泪盼干。
【原板】
丁亥年遇大旱,咱穷人缺水遭灾难,
我的儿虎头岩下找到山泉。
狗地主将水源强行霸占,
指派那王国禄把守泉边。
乡亲们怒火满腔到此来争辩,
王国禄,手段毒辣,横暴凶残,
可怜我儿,惨遭枪杀血染山岩。
那年月多少人为水死得惨!……
春雷响,天地变,毛主席把阳光雨露洒满人间。
【二六】
何惧眼前遇大旱,
一方有难八方来支援。
劈山引水与天战,
但愿得龙江水早到后山。
江水英 盼水妈,今天,有毛主席、共产党领导,您的心愿一定能实现!
[阿莲内喊:“水英姐!”与阿 更 急上。
阿 莲 家里来电话说:水位猛涨,秧田受到严重威胁!
阿 更 可这儿水还没流到,高坎地上的麦叶都上黄了!(出示麦棵)
江水英 (接过,焦急地)水!
盼水妈 (渴望地)水呀!
江水英 (决然地)现在,时间就是粮食。我们应当提高水位,加快送水!
阿 更 那我们的秧田就难保了!
江水英 看来,还有三千亩大田、十几户住房都要受到影响,我们必须赶紧采取措
施!
盼水妈 你们的负担更重了!
江水英 盼水妈,手心手背都是贫下中农的肉,山前山后都是人民公社的田哪!(果
断地)阿莲,你们继续帮助打通虎头岩。阿更,咱们立即去县委汇报,然
后,连夜赶回大队。
阿 莲
好。(分下)
阿 更
盼水妈 等等!(边说边去桶上取衣服)晚上赶路风寒露冷,拿件衣服去。
江水英 (谢阻)不用了。
盼水妈 孩子!……
江水英 (深情地)盼水妈!
(唱)【西皮散板】
急切中说不尽话语万千,
您的血海深仇一定得报,龙江甜水一定及时流到后山!
(接唱)
夏收时再见面共庆丰年。(下)
盼水妈 (追送衣裳)水英!水英!(望着江水英的背影,感动万分)
[收光。
——幕闭
第八场 闸上风云

[次日,午前。
[公字闸前。宏伟的公字闸屹立在九龙江畔,闸上红旗飘扬。
[幕启:男社员甲持工具急上。
男社员甲 (向内喊)同志们!沿岸秧田进水,赶快抢救!(下)
[众社员各持工具从水闸一方奔上,过场。常 富追上,拦住走在后面
的宝成。
常 富 宝成,水都快淹到咱家门口啦!快跟我回去搬家!
宝 成 爹,抢救大队秧田要紧!
常 富 傻孩子,你家都不管啦?
宝 成 你这是个人主义!
常 富 这哪儿象我的儿子!
宝 成 我要象你就糟了!(跑下)
[常富追下。
[李志田风尘仆仆自水闸一方上。
李志田 (唱)【西皮摇板】
砍柴草餐风宿露五天整,
兴冲冲快步如飞回江村。
[黄国忠拉常富自另一方上。
常 富 哎呀,大队长,你可回来了!
黄国忠 咱们村可乱了套啦!
李志田 (一怔)怎么啦?
黄国忠 你看,江水一个劲儿猛涨,咱们五百亩秧田淹了一半儿啦!
李志田 (大惊)啊?!
常 富 房子也危险了!水英家已经进水了,我家也快啦!
李志田 水英呢?
黄国忠 哼,她丢下大队不管,还带着些人跑到后山去发扬风格!
李志田 (恼火地)这,这是怎么槁的!
常 富 你快拿主意吧!
黄国忠 大伙儿都在说,现在没有别的办法,只有破掉拦水坝!
李志田 破坝?没有县委指示,不能破坝!
常 富 我的大队长,再这样下去,不但淹掉五百亩秧田,还要淹掉十几户住房啊!
李志田 (心事重重地)不,坝不能破的……
黄国忠 (抢过话头)那也得把闸门关上!
李志田 关闸断水?
黄国忠 是啊,何况人家说,旱区早就有水了。
李志田 (注意地)怎么?
黄国忠 旱区有水了!
李志田 当真有水?
黄国忠 千真万确!
常 富 你是一队之长,可得为我们群众着想啊!
黄国忠 是啊,水火无情,不能再犹豫啦!
李志田 (横了横心)关闸!
黄国忠 好,关闸!
[李志田、常富、黄国忠冲向闸门。
阿坚伯 (内喊)志田,不能关闸!(边喊边上)
李志田 阿坚伯!
阿坚伯 志田,你怎么一回来不问情由,就要关闸?
李志田 江水漫堤岸,应当把闸关!
阿坚伯 关闸断水源,怎能救旱田?
李志田 房田遭水淹,责任谁承担?
阿坚伯 旱灾不得救,损失重如山!(纵身登上水闸石阶,挡住李志田)
(唱)【西皮快二六】
志田耐心听我劝,
不能鲁莽把闸关。
这闸门直通旱区九万亩,
这闸门与阶级亲人血肉紧相连。
【快板】
支委会决定莫违反,
水英不在,你我定要把好关。
李志田 (接唱)
后山得水已解旱,
水英在,也会决定把闸关。
阿坚伯 (接唱)
后山得水谁曾见?
李志曰 (接唱)
有人亲口对我言。
阿坚伯 (接唱)
流言蜚语不可信,
贸然关闸太主观。
李志田 (接唱)
紧急中我有权作出决断!
关!
黄国忠
关!
常 富
[李志田冲向水闸,被阿坚伯拉住。李志田挣脱,欲去关闸。
[江水英突然出现于闸桥上。阿更、宝成、社员群众紧随身后。
江水英 (唱)【西皮散板】
关闸门断水源责任大如天!
李志田 水英,你回来得正好。你知道,你的房子已经进水,队里秧田有一半受淹,
再这样下去,五百亩秧田全部泡汤了!
江水英 (思考着走下闸阶)那你说怎么办?
李志田 立刻关闸。
江水英 关闸?
李志田 对!
江水英 断水?
李志田 不错!你同意吗?
江水英 (稍一停顿)不能同意。
李志田 (非常意外地)什么,不同意?
江水英 非但不能关闸,还要把闸门提高!
李志田 提高?
江水英 开足!
李志田 开足?
江水英 全部开足!
李志田 啊!全部全足?
江水英 嗯。
[众愕然。黄国忠阴险地溜下。社员乙和另一社员警惕地跟踪下。
李志田 哎,旱区不是有水了吗?
江水英 没有,这水刚刚流到前山湾,还有七万亩土地滴水未到哇!
众 滴水未到?
阿坚伯 为什么?
江水英 咱们这儿水位太低,流速太慢了!
众 这可怎么办?
阿坚伯 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哪!
江水英 对,农时不等人,救灾如救火。我们只有提高水位,加快流速,承担最大
的牺牲!
[众思索。
李志田 (向江水英)这,这主意是谁出的?
江水英 是我。
李志田 什么,又是你?!(气呼呼地坐于闸对面的石块上)
江水英 (走过去,亲切地)怎么了?
李志田 照你这个做法,那就不是五百亩秧田了,咱大队的十几户住房、三千亩的
家当就全丢光啦!我问你,这还叫“丢卒保车”吗?
江水英 (从容地)在抗旱这盘棋上,三千亩还是个卒子。
李志田 啊?哪有这么大的卒子!
阿坚伯 为了保社会主义这个帅,慢说是卒子,就是马,就是炮,就是车,也要丢!
李志田 (猛然拍腿)不行!现在我不能不说了!(起身,向江水英连珠炮似地)
当初,淹三百亩的时候,你说是丢卒保车,我依了你;牺牲一窑砖,你说
是顾全大局,我又依了你。本来,你说是堤外损失堤内补。可你,说了不
做,竟然不顾劳力紧张,抽调人力跑上后山!
[阿坚伯欲制止,被江水英拦住。
李志田 这且不说,现在,你又要开足闸门,提高水位。社员房子进水,你看也不
看;三千亩大田要淹,你想也不想。你只知一个劲儿丢、丢、丢,却不管
社员愁、愁、愁。(挡住阿 更 的劝阻,继续对江水英)你,对得起广
大的社员群众吗?!对得起同甘共苦的战友吗?!对得起生你养你的龙江
村吗?!
阿坚伯等
(气愤愤地对李志田)你……!
阿 更
[江水英复又止住。
[女社员甲和另一社员跑上。
[女社员乙伤心地扑向江水英怀中,抽泣。
江水英 (面对掉队的战友,十分痛心;诚挚地)志田,几年来,我的工作距离党
的要求,群众的期望,相差很远,做得很不够。咱们是同一岗位上的战友,
是同根相连的阶级亲人。在抗旱这场斗争中,我要是做得不对,你可以指
出,我要是有错,你应该批评。但是,咱们对毛主席的教导,党的决定,
决不能有半点含糊,更不能背道而驰!否则,(越说越激动)那才真正是
对不起广大的社员群众!对不起同甘共苦的战友!对不起生我养我的龙江
村!更对不起(深沉地)三年前帮我们重建江村的阶级弟兄啊!
(唱)【反二黄慢板】
面对着公字闸,往事历历如潮翻滚,
这一砖这一石铭记着阶级深情。
三年前龙江村山洪迸发,暴雨倾盆,田地全淹尽,
房被冲毁,人困山顶,危急万分。
【原板】
忽然间红灯闪群情振奋,
毛主席派三军来救江村。
东海上开来了救生快艇,
赠馒头送寒衣暖人身心。
乡亲们手捧馒头热泪滚,
毛主席的恩情比夭高,比地厚,更比海洋深!更比海洋深!
战洪水,后山人不惜牺牲抢担重任,
筑长堤,造大闸,万人合力重建龙江村。
咱怎能好了疮疤忘了痛?
更不能饮甜水忘记掘井人!
【散板】
忆当年看眼前,此情此景令人心疼实难忍,
【摇板】
同志啊!战友哇!
【二六】
似这点小风浪你尚且站不稳,
更何谈为人类求解放奋斗终身!
李志田 (颇为感动地)水英,还是你的主意对呀!这闸门应当提高。
常 富 (连忙)等等!让我回去先把家搬了,你们再动手吧。
宝 成 得了,咱们家早就搬了!
常 富 谁搬的?
宝 成 刚刚水英同志一进村,不顾自己家里已经进水,带着大伙抢先把五保户张
大娘和咱们的家都搬到高处去了!
常 富 (大为感动)哎呀,水英啊……(对李志田)你们就开闸吧!
李志田 慢,咱们赶快把水英家的东西搬走!
宝 成 我们已经搬了。
李志田 那赶紧把另外十几家提前搬走!
女社员甲 水英早已布置了,现在全都搬好了!
[众人深受感动。
李志田 (负疚地)哎呀,这些,我确实不知道哇!
阿坚伯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哪!你走之后,水英在大田日夜苦干,人都累病了。
这能说是说了不做吗?!
阿 更 她在回村路上,就想到要把秧苗移到高处,准备以后排涝补种。这能说是
对三千亩想也不想吗?!
女社员乙 水英姐回到村里,直奔低洼住房,组织我们搬家;她,还背着张大娘一
步一步走到高地,安排住处。这能说是对社员的疾苦不问不看吗?!
阿坚伯 志田,你想想,刚才你说的些什么哟!
李志田 (愧痛不已)水英,我错怪你了!
[社员乙和另一社员内喊:“走!”押黄国忠上。
社员乙 水英同志,你估计得很对呀!这个家伙果然狗急跳墙,偷偷溜去破坏大
坝……
另一社员 当场被我们逮住了!
[众人无比愤怒。
黄国忠 (装作理直气壮的样子)你们不要冤枉好人!我这不是破坏,我是为大家
着想!(佯作痛心)我不忍心乡亲们遭受这么大的损失啊!常富哥,大队
长,你们是了解我黄国忠的!
江水英 (大喝一声)王国禄!
黄国忠 (下意识地答应)嗳!(忽感失口,强作镇定)……
江水英 你不要再表演了!(怒不可遏地严厉斥责)解放前,你骑在人民头上,作
威作福,霸水占田;杀人害命,铁案如山!解放前夕,你改名逃窜,潜伏
多年,梦想变天,造谣惑众,挑拨离间,煽阴风,放冷箭,阴谋破坏,肆
意捣乱!你是死心塌地的反革命,罪恶滔天!
常 富 原来你是这么个坏家伙!
李志田 (怒火填胸,一把抓起黄国忠)你这条毒蛇!
江水英 把他押下去!
众 彻底清算斗争!
[社员乙与一社员押黄国忠下。
李志田 (痛心疾首地)我上了他的当!
江水英 (语重新长地)王国禄口口声声说什么他“是为大家着想!”他说的“大
家”是咱龙江大队吗?不是!他是为谁着想?他是为着他那个阶级!每个
阶级都有自己的公与私,每个阶级都有自己的公私观。志田,敌人利用了
你的私字,私字掩护了敌人!志田,咱们都是共产党员,可不能让敌人用
咱们的手来达到他们的目的呀!
李志田 (愧恨交集)
(唱)【二黄原板】
一番话说得我又愧又恨,
水英你挖出了我的病根。
我只当为集体担负责任,
其实是扩大了的私字迷住我的心。
它使我目光浅危害革命,
辜负了党的期望,对不起阶级亲人。
一阵阵的风雨啊,一层层的沉痛教训,
从此后永不忘阶级斗争,赤胆忠心为人民,奋斗终身!
[常富羞愧地下。
[李志田望着江水英,痛惭地低下头。
江水英 (热情地)志田,抬起头来,看,前面是什么?
李志田 咱们的三千亩土地。
江水英 (引李志田踏上水闸石阶)再往前看。
李志田 是龙江的巴掌山。
江水英 (引李志田登上闸桥)你再往前看。
李志田 看不见了。
江水英 巴掌山挡住了你的双眼!
(唱)【反二黄原板】
抬起头,挺胸膛,
高瞻远瞩向前方。
莫教“巴掌”把眼挡,
四海风云胸中装。
要看世界上
【二六】
多少奴隶未解放,
多少穷人遭饥荒,
多少姐妹受迫害,
多少兄弟扛起枪。
多少姐妹受迫害,
【散板】
多少兄弟扛起枪。
【二六】
埋葬帝修反,
人类得解放。
埋葬帝修反,
人类得解放。
【垛板】
让革命的红旗插遍四方,插遍四方,插遍四方,高高飘扬!
李志田 (激动地)水英,开闸吧!
江水英 开闸!
[李志田大步跑去开闸。
众 (欢呼)开闸喽!
[江水奔流。群情鼎沸。
——幕闭
尾声 丰收凯歌

[夏收季节的早晨,绚丽的朝霞,烘托着火红的太阳。
[粮站门口。黄澄澄的田野,葵花朵朵,电柱成行,一片丰收景象。
[幕启:两队旱区社员,分由盼水妈和后山民工甲带领,各举着写有“龙
江大队”字样的标旗,穿节日盛装,挑公粮舞上,相遇。
民工甲 盼水妈,您怎么来啦?
盼水妈 你怎么来啦?
民工甲 您来干什么?
盼水妈 你来干什么?
[粮站管理员上。
粮管员 你们都来干什么?
民工甲 管理员同志,我们是龙江大队交公粮来了。
盼水妈 管理员同志,我们是龙江大队交公粮来了。
粮管员 (看两队标旗)“龙江大队”,“龙江大队”。你们到底哪一个是龙江大队呀?
民工甲队 我们是龙江大队!
盼水妈队 我们是龙江大队!
民工甲队 我们是!
盼水妈队 我们是!
粮管员 别吵,别吵!昨天来了几个龙江大队,今天又来了几个龙江大队。我看你
们哪,都不是龙江大队。
众 我们是龙江大队!
[小红跑上。
小 红 奶奶,那边又来了一个龙江大队!
[江水英、李志田、阿坚伯、阿莲、阿更等举着龙江大队标旗,挑公粮上。
[大家意外相遇,热情洋溢。
众 水英同志!
粮管员 看,这才是真正的龙江大队!
盼水妈
同志,你无论如何要把我们的粮食收下!
民工甲
民工甲队 收我们的!
盼水妈队 收我们的!
后山社员们 不能收他们的!
粮管员 为什么?
盼水妈 同志!
(唱)【西皮流水】
今年遭遇大旱灾,
“龙江”淹田送水来。
我队受益得高产,
代他们交粮该不该?
粮管员 应该,应该。
民工甲 同志!
(唱)【西皮流水】
“龙江”为我们受损害,
代交公粮该不该?
粮管员 应该,应该。
江水英 同志们!
(唱)【西皮流水】
“龙江”淹田未受害,
都只为八方支援,万人相助,
排水整田,送肥赠苗把秧栽。
李志田 (接唱)
保卒保车又保帅,
损失全部补回来,
自交公粮该不该?
粮管员 应该,应该。
龙江社员们 既然应该,那你就收下吧!
粮管员 别忙,别忙,你们听我说!
(唱)【西皮流水】
“龙江”淹田受损害,
县委指示早下来,
交粮任务不把他们派,
我服从命令该不该?
后山社员们 应该,应该。
粮管员 既然应该,那你们就全挑回去吧。
众 我们既然挑来,就不挑回去了!
江水英 同志!
(唱)【西皮流水】
交公粮责任无旁贷,
请把我队的收下来。
龙江社员们 (接唱)
你收下来。
江水英 (向大家)
(接唱)
我建议把其它的粮食作为余粮卖,
后山社员们 对,对,对!
(接唱)
作为余粮卖!
江水英 (向粮管员)
(接唱)
为国家多作贡献该不该?
粮管员 应该,应该。
众 那你就全收下吧!(欲挑粮担)
粮管员 慢!你们的口粮都留足了吗?
众 留足了!
粮管员 种子粮、饲料粮都留足了吗?
众 留足了!
粮管员 储备粮留足了吗?
众 全都留足了!
粮管员 好哇,那就收购吧。你们这种共产主义风格,真值得我们好好学习呀!
盼水妈 我们要向龙江大队学习!靠了龙江水,才有今年这样的大丰收。真是金水
银水甘露水,比不上“龙江”送来的风格水呀!
江水英 江大海大天地大,比不上毛主席的恩情大!同志们,我们这次战胜百年未
遇的特大干旱,全靠党的坚强领导,全靠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
众 (齐)【西皮原板】
共产主义精神凯歌响,
公字花开万里香。
跟着伟大领袖毛主席,跟着共产党,
江水英 (唱)【西皮散板】
永远革命,
众 (接唱)
奔向前方!
[朝阳灿烂,光芒万丈。
[江水英高擎毛主席著作,与众社员“亮相”。
——幕徐闭

(剧终)

现代京剧《龙江颂》唱词剧本文本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